paper_crane

这里纸鹤
❤鹤丸国永
最近刀剑YOI坑
三日鹤❤
all黑❤赤黑板车
伏八夜伊夜❤

【三日鹤】上瘾——番外

❤️❤️❤❤️❤

-451-:

*补完。踩辆小单车吧


----------------------------------------------------------


你不觉得,一见钟情这个词语,听起来就像命运一样吗?


若非要说的话,这大概是见到命定之人的感觉吧。


比一般男性还要白皙的皮肤,身材也不属于强壮的类型,但是人看起来意外地精神,而且笑容也很爽朗。


“久仰大名。初次见面,我是鹤丸国永。”


回想起那时候大概是命中注定吧。命运到来之时总是波澜不惊,而又恰到好处。三日月在当时如此想着,他伸出手礼貌地握住。


“你好,我是三日月宗近。”


鹤丸是通过编辑介绍所以有机会认识三日月。三日月是个很亲切的人,他像前辈一样在创作方面经常指导鹤丸,大家相处无话不谈。三日月喜欢听鹤丸说话,鹤丸的声音听起来总是很精神,在阳光下分外悦耳。鹤丸喜欢三日月的家,日式的庭院养着很多不同的鸟儿,满庭院都是,也算是奇景了。


鹤丸比其他人,偶尔显得十分顽皮。对于鹤丸的恶作剧,三日月总是一笑而过。在鹤丸眼里三日月总是很稳重,捉弄他没什么成就感。就算忽然窜出来,三日月见了也只会笑着说一声是阿鹤呀,然后招呼他过来吃小点心。三日月好像总是随身带着些小零食,不时就塞一些给鹤丸。


“你不要总是把我当成是孩子啊。”鹤丸坐在庭院的木地板走廊上不满地吃着三日月给的糖果,口齿不清地说:“我也不是那么喜欢甜的。”


三日月弯着腰把手上的鸟食分给围着自己的鸟儿,说:“我没有把你当孩子啊。”


虽然三日月这样说,但是鹤丸却不相信。三日月笑着想,他可真没把鹤丸当成孩子,这并非谎言。鹤丸一边说着无聊,然后问起三日月最近新写的那本小说。三日月的题材可谓非常大胆,居然尝试写众道小说,业界里头也引起了一片热烈反向。三日月的小说总有一种令人吸引的魅力,虽然是写男色相关,可是却没有一点情色的意味。


像艺术品一样的观感,看起来就如他的人那般。


对于外面的赞誉,三日月不以为然。鹤丸盘膝坐在地板上面对着三日月,那双眼睛盯着他,认真地说:“我很喜欢那本小说,里头那种幽深隐秘的感情有种偏执的意味。”


三日月抬起了眼皮。


那是一部非常安静的小说,讲述一名少年在雪夜误入了一个家,遇到了里头的男主人。全篇的基调有一种寂静的氛围,但鹤丸对于男主人在黑暗的大屋里头手持烛火,那一点朦胧光亮在黑暗的屋子里摇晃着的情景印象很深刻。豆子一样的烛火在墙上落下了一片金色,连人影也变得像魔物一样巨大起来。


鹤丸觉得那烛光就像男主人的心。看似微小安静,可是那摇晃的样子,却有一种隐秘而又张扬的感觉。那火焰之中,仿佛藏着了什么。


三日月听着鹤丸的话,和他交流着。把书本里主角那些隐蔽的心思逐一拆开给他看。那些表里不一的人在家中到底想着什么,男主人和少年在伦理与道德压抑之中爆发时,到底又是被哪个契机点燃。


“那种感情在长时间的束缚之中,最后像是咆哮一样爆发了,”


夏日的风铃声吹出一片清响。鸟儿围在他们身边,三日月把鸟食放在掌心,看着它们凑过来。


“你不觉得那是一种很扭曲的感情吗?”三日月的手掌轻轻抚摸啄着鸟食的鸟儿。“喜欢着身为同性的对象,想要占有他,像是漩涡一样想把他拉到自己身边,不仅肉体,还有心灵都要完全占有。他们在那个扭曲的家里互相吸引彼此,亲密又危险。”


鹤丸思考着三日月的话,他双手往后撑在地板上仰望天空说:“可你不觉得,一见钟情这个词语,听起来就像命运一样吗?”


“到底是怎样才会令人只需要一眼就能认定那个自己喜欢的人?我总觉得很不可思议,毕竟我没有过这样的体会。”鹤丸始终记着那个手持烛火的男主人,他在这个家中静静地徘徊着,金钱名誉地位这些都是没有温度的东西,就像外头的雪夜一样冷漠。他拥有所有人都羡慕的东西,可是总觉得欠缺了什么,所以才会一直徘徊着。


直至风雪中的少年闯入了他的视线。


等鸟食分完之后,三日月擦了擦手掌,看着跳上自己手腕的鸟儿,抬起手与它对视微笑:“我以为你喜欢惊喜,不会喜欢命运这种墨守成规的词语。”


“我偶尔也喜欢一些浪漫的东西啊。”鹤丸笑着说:“我还以为你的结局不会让他们在一起,结果还是两个人一起离开了啊。”


“嗯?”


“我觉得这样挺好的。那个家看起来就像男主人的内心,看似安静而又美好,但实际上又拥有着像漩涡一样的幽暗。所以如果最后他能离开的话那多好啊。”


“比起那个家,就算外头下着雪,可是天空依然是明亮的啊。”


“嗯,到底他们是不是真的逃出去了呢?”这部小说鹤丸看了好几次,结尾的地方他还是有些不确定,于是马上来问作者本人。“你最后写得有点模糊,到底那个情景是男主人希望能和少年一起离开的想象,还是他们真的离开了呢?”


看着鹤丸急于求证的样子,三日月哈哈笑着。他手臂一抬,手腕的鸟儿飞向空中。


“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不论是走是留,男主人都会与他在一起。因为就正如男主人所说的。”


三日月的指尖触碰着鹤丸的脸颊时,带着阵阵凉意。鹤丸有些惊讶,他看着三日月伸出手抚摸着他的脸颊,那样深邃的眼神犹如漩涡,无法被阳光照亮。


“我与你在轮回之前,一定拥有同一个灵魂吧。”


“哪怕被一分为二,命运注定我们依旧会吸引彼此。就算经历苦难和迷惘,分开的灵魂也一定会有重逢的一天。”


三日月的双手掌心包裹着鹤丸的手掌,犹如祈祷一样贴着指尖。他轻声说着。


“正因为我知道这件事,所以才会在第一眼时就听到命运的声音。并且发现,喜欢这词语是如此动人。”


“它可带我飞向天堂,坠入深渊。”


鹤丸听着三日月读出他文中的句子,那一刹那围着他们的鸟儿拍动着翅膀高飞,遗落下斑驳凌乱的光影。鹤丸被三日月的眼睛注视着,仿佛从他的瞳孔中看到了那一点烛火静静燃烧。


像极鹤丸脑海之中,那个雪夜的大屋里头手持烛火徘徊的人。


三日月松开手笑着说:“他们之间,大概就是像这样的感情吧。”


鹤丸好像回过神来,刚才有一瞬间心脏仿佛停止跳动,连鹤丸自己都吓了一跳。


看着三日月若无其事的样子,大概是错觉吧,鹤丸心想。他看着庭院的鸟儿飞走了一大部分,不禁说:“说起来,你养了那么多鸟从不用笼子,也算是新奇。”


三日月的庭院有很多小鸟,没有笼子,只有给它们停留休憩的木架。但每次鹤丸来看,这些小鸟都一样多。


“因为把鸟儿关在笼子里本来就是残忍的事,你只能看着它,永远无法亲近它,而它也会拒绝你。”三日月招招手,刚才那只喂食后离开的鸟儿不知从何处再次飞下来停留在三日月的手腕上。鹤丸惊讶地看着像魔术师一样的三日月。听着他说:“只有身心都产生留恋,渴求,那对方才会属于你。就算不用笼子,飞远了它也会懂得回来。”


“那样,它才算是完全属于你的。”


鹤丸小声地说着原来如此,真想请教三日月驯鸟的技巧。三日月呵呵笑着,抚摸着鸟儿柔顺的羽毛说:“可以的话,我有一只很想要的鸟儿。”


“不是吧,你家的鸟儿已经够多了啊。”


“是啊。可是我一直很想要,因为他对我来讲非常特别。”三日月抬起头感慨地说:“如果有机会的话。”


他想要一只美丽的鸟儿,就像那……


就像那……


就像那鹤一样。


白皙的皮肤,身材也不属于强壮的类型,但是人看起来意外地精神,而且笑容也很爽朗。他呼唤自己的时候,整个世界都会变得明朗。


就像小说里头那个在风雪中出现的少年,那双眼睛他只需要看一眼,就能明白何为爱恋。


那是他心中命定的鸟儿。那是只属于他的,谁都不能抢走的。


从第一次见面时,三日月就如此确信着。


投币可上小单车

评论
热度(615)

© paper_crane | Powered by LOFTER